张鼓峰事件,苏军拼刺刀伤亡惨重

文章作者:思远 | 2016-05-16
字体大小:

在1938年那个混乱的中国,在如今吉林省的地方有一座小山包,名叫张鼓峰。七月的一天,日本和苏联在这个地方发生了著名的张鼓峰事件。这场战争让中国丢失了出海权。张鼓峰事件是怎么回事呢?另外,在这次日苏张鼓峰事件中,日军凭借着拼刺刀,杀死苏军无数,而日军的伤亡却很少。为什么日军在拼刺刀方面会比苏军厉害这么多呢?而这次战役给对中国国界线又造成了什么影响呢?

张鼓峰事件

张鼓峰事件介绍

1、张鼓峰事件简介

张鼓峰事件,是1938年7月末8月初,日、苏两国之间围绕着张鼓峰、沙草峰这两个高地进行的一场军事冲突。伪满军也卷入了这场冲突。

7月30日起,日苏双方展开对沙草峰、张鼓峰等高地的反复争夺,并不断增加兵力。日军参战总人数近7000人、火炮37门。苏军在8月5日前,在战斗行动地域集结了1.5万余人、237门火炮、285辆坦克。另有250架飞机支援苏军部队行动。

2、张鼓峰事件结果

8月11日,根据日方的建议,双方停止战斗。苏军控制了张鼓峰,占领了沙草峰;日军撤退到图们江西岸,放弃了一向坚持的边界线。而后,双方签署协定书,领土维持现状不变。

张鼓峰事件最后以日军的失败告终,苏军则趁机进占全部张鼓峰,将其划为“苏满(中)界山”,并将其在洋馆坪一带的控制区推进到图们江边,仅给中国居民留出一条通往防川的狭窄“通道”。

张鼓峰战争背景介绍

1、领土争议

张鼓峰又名刀山,俄语称“扎奥泽尔纳亚”,意为湖对岸高地之意,今位于敬信镇防川村北1.5公里的中俄国界线上,海拔155.1米。山的东面和北面是长池(俄罗斯称哈桑湖)和波谢特平原,西北与沙草峰相连,西南与141.2高地相望,南面是防川村驻地,东南约2.5公里处是中、俄、朝三国的交界处。沙草峰位于张鼓峰西北2公里处的中国境内,海拔77.1米,东隔沙草峰泡子到中俄边界线1.2公里。峰东南3.5公里处有土字碑。

张鼓峰历来是中国的领土,但是沙俄在与清政府1858年签署《瑗珲条约》时,故意借条约不同文本偷偷把这一地区窃取。条约中文文本显示,按条约中划定的国界,张鼓峰是中国领土。条约俄文文本则把张鼓峰划归了沙俄。

事实上,按照1886年珲春界约,边境线通过张鼓峰东侧山麓。另外,1909年由珲春边务处员同驻洋馆坪中国军队共同绘制的地图,边境线也是通过张鼓峰东侧的长池以东地区,走向是由南到北。1911年由俄国参谋部调查并绘制的1:84000的地图,边境线也与1909年地图标注的边境线相同。1915——1920年东三省陆军测绘局发行的地图中,边境线是通过比珲春界约边境线略为偏东的地方。

伪满洲国认为张鼓峰和沙草峰是自己的领土,把它划入了珲春县界,主要根据如下:

1、按照1886年珲春界约,边境线通过张鼓峰东侧山麓。

2、按照1909年游珲春边务处员同驻洋馆坪中国军队共同绘制的地图,边界线通过位于张鼓峰东侧的长池(哈桑湖)以东地区,走向是由南到北。

3、1911年由俄国参谋部调查并绘制的地图,缩尺八万四千分之一,边境线和上述“2”中的边境线相同。

4、再有1915——1920年东三省陆军测量局发行的地图中,边境线是通过比上述”1“中的边境线略为偏东的地方。

苏方却不提由俄国参谋部绘制的地图,而主张按珲春界约规定的边境线通过哈桑湖西侧,并认为高地(张鼓峰)属于苏联领土。

2、战争准备情况

在九一八事变后一年多的时间里,36号界标附近国境线一带,伪满军没有兵力驻守,只有少数国境警察巡视,处于半开放状态。伪康德元年(1934年)成立了国境监视部队,担任国防警备。该部全是招募的朝鲜青年,未受过军事训练,军纪涣散,滋扰百姓,不久被解散。又由吉林第二军管区指派、由延吉步兵第八团、汪清县步兵第九团和吉林市教导步兵第二团各抽出一个加强连(附重机枪和迫击炮)编成国境警备部队,直接归延吉地区司令部指挥,担任吉林省东部国境警备任务。吉林市教导步兵第二团第二营(新兵营)抽出的一个加强连(编成四个班),调到珲春县的九沙坪担任国防警备,范围由五家子山起,经36号国境界标、莲花泡山、沙草峰,到最南端张鼓峰一带的国境线。兵力和人员编制为:连长风间荣二(日系),连副小川一江中尉(日系),第一排排长尚国良中尉,第二排排长刘春华少尉,第三排排长王斌岐少尉,机枪排长秋原胜三郎少尉(日系)。连的兵力部署是:五家子山(含哨所)由第一排担任警备;莲花泡山(含哨所)由第二排担任警备,第三排和机枪排驻九沙坪为预备队。各排每半月调换防务一次。每天由驻九沙坪的部队派出骑兵,沿国境线我方一例巡视。巡逻路线:由九沙坪出发,经莲花泡、三道泡、四道泡、五家子屯后,再返回九沙坪。

1938年5月,日军动员朝鲜军所属的会宁部队到张鼓蜂的姊妹峰张其峰修筑碉堡,20多天后撤回。

1938年6月底,苏军突然占领了张鼓峰,在山上构筑工事,布置铁丝网。日本人认为,苏军占据张鼓峰等于拥有了可以控制朝鲜和中国东北的战略要地。这时

正是日军攻打汉口的前夕,为了避免与苏联的冲突,朝鲜军司令官小矶国昭采取不诉诸武力的方针。

关东军从2月起着手准备对苏作战,并提出所用战费最好从中国事变费中支出。在此之前,还命令参谋迁政信等人前往现场视察,同时将其强硬主张上报大本营和朝鲜军。这是因为关东军在干岔子岛事件中信心大增。陆军自中国事变以后,以战线扩大为借口,要求支付庞大的临时军费,以建立装备完善的51个师团。四年半期间,军费已增加到6万亿日元以上,其中一半消耗于中国战场,其余用在以后的扩充军备,包括对苏作战的费用。

大本营的外交谈判方针是要求苏联撤军。为预防万一,又命令靠近这一地区的朝鲜军第19师团(尾高龟藏中将)出动。该师团常驻朝鲜北部,其使命是准备对付苏联,而不是对中国作战。

但是,大本营突然改变方针,企图试探苏联约态度,即打算耍弄危险把戏。大本营认为,“在这样狭窄的地带,无法出动大批军队,因而不会导致大规模的战争。即使整个师团覆灭也无关紧要,这正是向苏联显示日本实力的大好时机。”然而,倒霉的只有士兵及其家属。

海军反对陆军的做法,认为汉口登陆作战需要大批军舰护卫,以保证武器和兵员的运输,因此要避免同对手玩弄危险的游戏。陆军置之不理,执意打一场有限战争,即只动员一个师团,而又不向苏联境内追击。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和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都表示赞同。

闲院宫对昭和天皇说:“必须以武力夺取那个有争议的地区。”同时还提醒说:“陛下如不批准,当然不能行动。”而宫内大臣汤浅仓平却对天皇说:“从大局来看,目前不应同苏联交战。”天皇问道:“即使我不同意,他们仍要独断专行,怎么办?”汤浅回答:“这样就无法控制陆军。若引起战争,不知日本的命运将会如何,实在令人担忧。”天皇说:“大概不到这种地步,陆军是不会醒悟的。”摆出一副旁观者的姿态。天皇是陆军大元帅,眼看着部下将国家拖入危险的境地,却仍任其胡作非为。作为大元帅,应该说这是极不负责的。元老西园寺公望对秘书原田熊雄谈道:“陛下的看法似乎很不对头。对陛下来说,眼下需要的是坚决不予批准。万一对苏联使用武力而引起战争的话,近卫(首相)最好辞职。”

张鼓峰战役过程

7月29日,10名苏军士兵到张鼓蜂以北两公里处构筑工事,尾高下令进攻,苏军坦克随即出动。尾高不向大本营报告,擅自命令佐藤联队出击,攻占山岭地带,完全违背了天皇的旨意。可是,天皇听到参谋次长多田骏的报告后,一反常态地命令说:“事已至此,无可奈何。望前线将士坚守边界,切忌越轨行动!”(参谋本部作战课长稻田正纯:《同苏联远东军的决战》,见理性特集《昭和秘史》)也就是说,天皇高兴地承认事态的发展,向多田表示满意日军的行动。“事巳至此,无可奈何”,这是天皇自九一八事变以来的一贯态度,因为事态的发展有利于日军。天皇既然违背了自己的方针,那么不管胜败,都无意恢复原状。如果事情进展顺利。虽道各国反对,但只要不使用武力,天皇就心满意足了。这种态度助长了陆军的气焰,也养成不重视天皇的习惯。由于上述原因,大本营承认了尾高的独断。

7月30日下午,参谋本部收到朝鲜军参谋长北野宪造少将的急电如下:29日晨,约10名苏军士兵出现于沙草峰南方1公里的高地,越境开始构筑工事。古邑(古城)守备队以20名士兵于15时将其击退,以后该小队为了避免战斗,撤回到洋馆坪南方2公里的高地,正监视敌情。

于是以参谋次长名义,向朝鲜军、关东军两参谋长发出如下电报:沙草峰事件,目前可由正在坚持实施不扩大方针的现地部队予以处理,希命其及时报告现地情况。

随后收到报告称:第一线部队对沙草峰方面苏军的攻击前进及非法挑衅,已断然给予反击。30日夜,一举夺取张鼓峰,正确保该高地。

以后的经过表明,这是使第19师团官兵处于极为困难的战局的原因。

7月30日傍晚,日军偷渡图们江,集结于防川屯,疏散了当地的老少妇孺,留下18岁至45岁的男子挑水、送弹药。

7月31日夜12时,日军在朝鲜的洪仪里向张鼓峰开炮,第一发落在张鼓峰北坡苏联领土上,第二发落在张鼓峰顶,第三发落在张鼓蜂西坡。日军一个大队于凌晨4时40分攻占了张鼓峰。另一个大队在炮火掩护下于晨6时攻占了沙草峰。日军又向哈桑湖地区进攻。

张鼓峰战斗打响的第2天,驻延吉市的伪满军步兵第八团急调珲春待命,其第一营急驰九沙坪来援。第3天清晨,延吉地区司令官吴元敏少将到九沙坪视察,当天返回延吉。日苏停战谈判前,伪满军政部代表川岛芳子少将随日本关东军本部高级参谋到九沙坪视察。

7月31日,多田骏就此新冲突的战况上奏天皇,8月1日下午,奉到如下的大命:

大陆命第163号

一、朝鲜军司令官应暂时占据张鼓峰、沙草峰一带大致现已进入之一线附近,且对上述以外我军正面之满苏国境严加警戒。

二、详细事项由参谋总长指示。

昭和13年(1938年)8月1日

据此,参谋总长于同日发布了大陆指第215号指示

一、于张鼓峰、沙草峰附近,只要苏军不进行挑战,军事行动不得超越目前范围。军的配置及行动。除准备迎击敌军反击外,应维持现状。

二、除上述外,对军队正面的满苏国境方面应严加戒备,军队行动应注意勿刺激敌方。

三、军队的行动应全面保持慎重态度。

大本营在命令于张鼓峰、沙草峰一带现已进入的一线附近采取守势防御的同时,对于苏军以坦克、远射程炮、飞机向我反击,为了不扩大事态,对使用飞机加以控制。这样,装备本来劣于苏军的日军第十九师团,在缺少空军支援的状态下,完全陷于苏军优势火力攻击的险境中。原文地址:http://www.ufo-1.cn/article/201605/988.html

战斗进入第二阶段,苏军开始炮击,从8月2日起,又以坦克、重炮进行反击。

8月2日至8月6日战斗最为激烈。8月2日,苏军出动10架飞机轰炸了张鼓峰、沙草蜂、庆兴、古邑等地。苏远东军司令布柳赫尔将第四十师主力集中到波谢特湾西部地区,将步兵第三十二师和机械化第二旅调入哈桑湖地区,布柳赫尔亲临波谢持湾指挥战斗。8月4日,苏远东军步兵三十二师和机械化二旅的坦克营从南侧向52高地进攻,步兵从南、北两侧向张鼓峰进攻。8月6日下午4点,苏军猛烈轰炸了张鼓峰和沙草蜂。傍晚,步兵第四十师夺回了张鼓峰。于是日军出动参战全部兵力,发动夜袭,赶走了苏军,重新占领了张鼓蜂。

在这5天中,日军受到苏军飞机、坦克和步兵的沉重打击,伤亡很大。加上连日暴雨、洪水通涨,大桥被冲毁,清津至罗津港的铁路、公路由于被轰炸而运输中断.苏军占领了水流蜂,通往朝鲜的大桥被苏军控制,苏军太平洋舰队在日本海严密封锁着图们江口。日军被包围在张鼓峰上,兵力、物资得不到补给,陷入了绝境。

在苏日激战期间(8月2日至8月6日),伪满军和苏军也有小规模战斗。苏军炮火先是射向张鼓峰一带,后来逐渐向北转移,莲花泡山和五家子山也遭到炮火的延伸射击。这样,战斗由张鼓峰转移到36号国境界标附近。五家子山伪满军哨所的一名朝鲜族士兵持一段炉筒子搁在哨所附近,被苏军炮兵发现,以为是什么新式武器,就向五家子山猛轰,直到将炉筒子炸飞。伪满军也向苏军炮击,战斗时断时续,一直到第三天夜晚。在第36号国境界标的苏方一侧,苏军集结了约一个营的兵力,向伪满军炮击,直到傍晚不停。伪满军判断苏军有夜袭的可能,即集中兵力封锁通向第36号国境界标的大道,并以二道泡、三迫泡为天然屏障,隔泡部署了步兵、炮兵和游动骑兵,以防苏军夜袭。是夜只有少数苏军侦察兵来扰,无大部队行动。第2天清晨,在大雾将散的时候.苏军一个营越过第36号国境界标,向伪满军发动强攻。伪满军用迫击炮轰击,用轻、重机枪扫射,以强火力封锁大道。苏军见火力太猛,前面又是开阔地带,未敢冒然推进,接火约1小时后撤回其境内。

8月5日,朝鲜军参谋长向次长、次官、关东军参谋长发出如下电报,敌似在拖延外交谈判,赢得时间,依靠轰炸及远射程炮击,企图使本身不受损失,逐次消耗我战力,最后一举全力夺回张鼓峰,从而便此次事件及一般外交取得有利进展。

果真如此,则我军在限定战面内,战术及地形上又无运用兵力之良策。同时,在使第一线攻击前进时,推进山炮、压制敌炮兵,即须越境。而且此次战斗,并非必须等待其他方面战局发展之持久战,谓为空守阵地继续忍受消耗,并非过言。

今日师团官兵士气虽顾旺盛,得无足虑,但如长此下去,恐终将影响士气。

当时如爆发对苏战争,弹药的保有量不足15个师团一次会战之用。于是,8月5日批准了关于朝鲜军撤回原驻地的命令,并派遣桥本群第一部长前往现地,负责决定传达及实行的日期。命令原文如下:

大陆命第172号

一、朝鲜军司令官应将占据张鼓峰、沙草峰附近之兵力,伺机向图们江右岸地区集结,然后适时返回原驻地。

对军正面之满苏国境应严加警戒。

二、详细事项,由参谋总长指示。

在此期间,统帅部为了缓和第十九师团的战况,下达了第十九师团的临时动员令,并增加了重炮、高射炮、列车炮等兵力,命其对罗津要塞进行紧急战备。同时,为了牵制苏军及制止其恣意行动,于8月10日采取了命待机于大连附近的大本营直辖第一百零四师团向浑春附近前进,以及关东军向绥芬河、东宁方面东正面移动兵力等措施。

尚未传达的8月5日的第172号大陆命,是为避免全面战争不得已而使防御战斗中的军队后退的命令,这对造成优秀师团的战败感,给与敌方过敏反应,乃至对日苏今后的政局和国际均有极大影响。同时由于正在促进外交交涉,所以此项传达不能轻易决定,以致第十九师团陷于战力消耗殆尽的困境。

日军按照大本营的命令,未向苏联境内推进,全力坚守防线,伤亡惨重。危险把戏的灾难落到了士兵的头上。6日,苏联出动两个师大举反攻,日军伤亡超过1400人,其中死者526人。和诺门罕一样这是战败后公布的数字,当时陆军发表的数字比这个少得多;军部惯用的伎俩是夸大敌方的损失,缩小自己的损失,以便蒙骗国民。

8月中旬以后,日军因铁路瘫痪,江河涨大水,援兵运不上来。尽管也调来了几只战艇,但都被苏方打沉在江里。苏方的太平洋舰队,把图们江口封锁得很严。日军冲了几次都没有大作用。海上只能以失败而消沉。珲春的援兵运不上来,日本只依赖庆兴桥,最后也是半瘫痪了。水流峰一直被苏方占据着。峰顶的阵地非常坚固,张鼓蜂后路输送线一直坚持得很好。如果日军再进攻,只能是全军覆灭。

1938年6、7月间,伪满军事顾问部召集国境监视队各部队长开军事会议(此为机密会议,无中国人参加)。珲春国境监视队人数不多,仅招四个连的兵力。日本军驻珲春国境地带是一个师团随时准备着参加战斗。伪军运来大批的伪军装,是预备把日军化装成伪满军参加这个战斗。

张鼓峰战役兵力的部署是:第一线是伪满军的3个连,连排长都是日本人,连副是中国人。这3个连有一个连的士兵都是朝鲜人(多数是入日本籍的朝鲜人,也有的是由日本军退役的兵)带队官还是日本人。

另一个连作为预备队,据说这次战斗是日本军化装伪满军在左翼参加了战斗,战斗不过十几天就结束了,死亡有三十多人。

国境监视队在现地设立对空监视哨,立一架很大的定向天线。日军的高射炮隐蔽在战堑内。对空监视哨有一个日本军曹长,他不断地和日本军联系。无线台也设在伪军的阵地上,作地面联络用。同时,在边境线上还埋有地雷。

由珲春到国境线的“国道”是平坦的,不但用于运输军用物资,而且利用平坦如镜的国道作为飞机的跑道。在国境线上设有路标及障碍物,如铁丝网都通着电。还在边境线的靠苏联边界撤布了细菌和毒品。这个部队有宪兵办公室,上尉一人,中尉一人(都是日本宪兵尉官出身),部队里设立暗室。

张鼓峰停战后,国境监视队于1939年3月1日,改编为国境警察队。

张鼓峰战役结果

8月10日夜,苏日双方在莫斯科签订了张鼓峰停战协议。协议规定:苏日双方军队于8月11日12时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双方军队维持11日上午12时的控制线;双方国界由苏联代表2人和日“满”代表2人组成混合委员会调查处理。原来苏方并无扩大此次战斗的积极意图。这样,由于莫斯科达成协议,得以不致蒙受败退之耻,保住了日本国家及军队的脸面。

8月11日,以大陆命第179号下令“应自现在起,停止与苏军在张鼓峰、沙草峰方面之战斗行动”,并传达了前记第172号大陆命。同日,日军和苏军代表在张鼓峰阵地会见,进行现场交涉。经过11日下午和12日、13日连续2次协商,决定双方军队从张鼓峰阵地各自撤退80米。8月13日,在张鼓峰东南侧双方交换俘虏和尸体。

据当事人回忆:由7月10日开始的一个月期间,正是汉口作战部队集中的高湖,惹起如此事件,中央统帅部一时极感不安。然而由此却得出威力侦察的结论:苏联并无大举出动之意,于是得以消除后顾之忧,实施对华作战。

以后苏军虽在张鼓峰占领了坚固阵地,但我军并末企图夺回。苏方以张鼓蜂事件作为苏军的胜利,大肆宣传。

据判断,苏军于7月9日占据长期以来有满鲜人来往的张鼓峰并坚决确保该地的意图,从全局观点井非认真对日作战,而是为了牵制日军的华中作战。同时为了准备对日战争,对通往北朝鲜、东满的日军作战铁路施加威胁,并侦察日军的对苏作战准备。此外,也可能由于不久前国家政治保安部长留希科夫大将逃亡中国东北境内事件,为了挽回远东红军的威信而进行的示威运动。

8月12日,莫斯科塔斯社宣布了这样的消息:“苏联红军远东第一集团军歼灭入侵日军8000余人,击落飞机24架,击毁坦克47辆。苏联红军决心捍卫苏维埃领土的完整……”

很多资料的可信度存在疑点。双方伤亡人数在冷战时期苏联公布的数字可参见美军指挥参谋大学出版的《Nomonhan: Japanese-Soviet Tactical Combat》,日军阵亡526人,近900人受伤;苏军阵亡236人[5]  。但是到了苏联解体后公布的真实伤亡则是苏军阵亡792人。[6]

张鼓峰事件后,日军将张鼓蜂一带辟禁区,强行将洋馆坪、防川、会忠源和沙草峰四屯共140多户汉族老百姓迁走。

张鼓峰战役的历史影响

8月10日左右,伦敦《泰晤士报》

的评论认为,事件是由于现地日军的功名思想,以及受国内政治斗争刺激的远东红军的虚张声势造成的。

当时日军参谋本部及部队的指挥官们认为,这是苏联在外交上、军事上支援中国抗日,用军事行动,直接牵制日军向中国内地的武汉、广东发动进攻,以图继续增强苏、中两国关系和进一步鼓舞中国的抗日信心。

但日本战史丛书写道:张鼓峰事件结果证明,“苏军并无大举出动之意,于是得以消除后顾之忧,实施对华作战。”(日《大本营陆军部》第一册,朝云新闻社1969年版第561页)

曾任日军参谋部俄国科科长的林三郎后来回忆道:“现在看来,认为斯大林宁可使苏军流血牺牲也要拽日军‘后腿’的看法,似乎过高地估计了中苏关系的密切程度。”(林三郎《关东军和苏联远东军》,吉林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87页)。不过苏联在此役中的战损深具意义,因为日军从对苏军的交战结果中认为苏军实力不济(拼刺刀中1名日军受伤换得28名苏军受伤),苏军792人阵亡3,297人受伤日军526人阵亡914人受伤。关于再次交战请见隔年(1939年)的诺门罕战役。苏军的惨重损失使得斯大林迁怒于布柳赫尔元帅,他后被逮捕处死,有说法称是被酷刑至死的。

9月8日,大本营以大陆命第215号将张鼓峰方面的防卫,由朝鲜军移交关东军:

一、解除朝鲜军司令官在珲春地区保护帝国臣民之任务,解除时间自10月8日起。

二、关东军司令官为防卫图们江下游方面之满洲地区,必要时得以一部军队配置于沿北朝鲜东部线地区。

这意味着对积极参战的朝鲜军的惩罚,而重用关东军。

战争中日苏拼刺刀的故事

1、日军为什么重视拼刺刀

1938年7月29日,日军出动2个小队的兵力与在沙草峰构筑阵地的苏军小分队发生军事冲突。随后日军以2个联队的兵力发起攻击并先后攻占张鼓峰和沙草峰,将苏军逐出该地区。苏联远东方面军发起反击,先后攻占58高地和张鼓峰、沙草峰部分阵地,这便是张鼓峰事件。日军企图夺回阵地未果。8月10日双方签订停战协定,次日停火。14日日军奉命撤离张鼓峰地区。张鼓峰事件中日军亡526人,伤914人;苏军亡236人,伤611人。就是说每刺伤1名日军就有28名苏军被刺伤。难怪日军称苏军根本不懂拼刺。

虽然日本军方吹嘘说白刃战是日军的一贯传统,但实际上日军早期信奉的却是“射击制胜论”。但在日俄战争中,一方面日军弹药不足,进攻中往往陷于俄军的强大火力杀伤下,好不容易逼近阵地后,又总是被以刺刀迎战的俄军击退(这一点在日俄双方的战术教训中都得到证实)。这给自诩精通古武术的日军以强烈刺激。

2、战争中拼刺刀的故事

日俄张鼓峰事件后,日军根据作战经验,对未来战争所需要的弹药量进行估算,认为一次会战大约需要1608门野战炮和近100万发炮弹。这个基数对当时的日本工业来说难以满足,加上屡屡被俄军以刺刀击败的屈辱感,促使日军在1909年作出战术修正,宣称:虽然大部分战斗过程仰赖于射击杀伤和火力压制,但在战斗尾声,依然会爆发激烈且决定最终胜负的白刃近战。鉴于日本工业无法提供足够的弹药用以火力压制,故而借助白刃近战赢得最后战斗胜利,就变成了日军特别强调的训练重点之一。对此,日本军方以所谓“白刃战为日本古来所精通传统”的冠冕堂皇理由,内心却是抱着“火力战打不过对手,但至少冲上去拼刺刀不能再输给对手”的隐秘心态。

3、 诺门坎战役中的日军

诺门坎战役中,日军再度遭遇老对手俄国人,获得了数量有限的几次拼刺刀机会。据其战斗详报宣称效果极好,甚至夸耀说一个日军在拼刺中可以对付5个俄国人云云。这些说法大概颇有些夸大,但从俄方统计看,日俄战争中,俄军损失仅有1.7%为白刃杀伤,到了诺门坎战役期间,比率反而上升为4%。从这个统计数据看,日军的拚刺水准的确是大大提高了,但对战役胜负却没有决定性影响。倒是日军的射击精度效果最为显著和突出。

结语:张鼓峰事件造成的影响很大,当时中国失去的出海权至今无也没能恢复,使吉林成了一个尴尬的省份,交通的命脉被割断。这次事件再次警醒中国人,时刻记得国家的耻辱,历史是不能被忘记的。而新中国再也不会像任何列强低头,中国人已经站起来了!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