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无脑但能做出各种环境反应:它是否有意识?

文章作者:bianji3 | 2018-06-06
字体大小:

         在人们的常规认知中,只有人和动物具有意识,同样是生活在地球上的生命,植物真的没有意识吗?首先人们认为植物没有大脑,所以认为植物没有意识。人类有许多关于意识的研究依靠神经成像技术,植物没有大脑就很难研究其意识结构。植物不会说话,不像动物们能发出叫声,植物没有人类可以记录的“语言”,所以人们都认为植物没有意识。而这只是我们定义意识的方式。

  据报道,关于动物意识存在的问题,动物权利保护者们进行了大量工作,素食主义者目前知道自己曾吃的肉食源自活生生的动物,它们会呼吸,甚至会在屠宰场用自己的鼻子紧贴在亲人尸体上抚慰哭泣。环保主义者对此态度更加强硬,他们提出一个问题:植物是否像动物一样拥有意识?

  毕竟植物被采摘切割时,不会像动物一样发出痛苦的哀叫,但这是否意味着它们没有意识?它们是否是一种敏感的生物?我们是否需要对蒲公英赋予“人格化”?近期,Giz Asks专栏中访谈了多位环境科学家和哲学家,探讨了植物意识问题,其中一位专家教授是“植物神经生物学”的先驱。

  迈克尔·马尔德(Michael Marder)

  巴斯克地区大学哲学研究教授,曾发表《植物思考:植物生命哲学》等著作

  如果意识按照字面上理解为“拥有知识”,那么就完美地符合了这个要求。当然,它们没有我们的感觉器官,例如:眼睛和耳朵,来接收外界环境的刺激。但是它们拥有细胞和组织(例如:光敏受体细胞),它们也能很好地接收外界信息,有时比动物或者人类眼睛或者耳朵更好地感知外部世界。从不断变化的外部世界获取生存信息,事实上,它们随着外部世界和季节变迁而发生变化,在最优化环境条件中生长,或者在寒冷冬季脱落树叶,将生命降至最低生存条件。我们可以说,植物意识承载着大量知识,因为植物生活在一个生长条件极度敏感的环境中。

        植物当然是有意识的,尽管它们与人类存在很大差别。为了发现植物生存和繁荣生长所需的资源,它们需要在地面和地下环境中自我定位。因此植物根系在土壤、岩石、水、细菌和其它植物根部汇集的地下迷宫中交错,其熟练程度不亚于寻找食物的老鼠。他们能够意识到危险——环境干旱的征兆,或者入侵的食草动物,为了进行最基本的生命活动,或者激活它们的防御(例如:通过释放生化信号,吸引食肉动物来吞食正在威胁自己的食草动物)。它们必须做出复杂决策,在最佳时间段内开花,同时处理20多个环境因素,例如:白天长度或者空气温度,对比至少一个月的时间跨度内生存条件的进化改变。换句话讲,植物收集了尽可能多的外界信息,并密切洞察其变化过程。

  另一个问题是植物是否具有自我意识,在完全否定这些高等级能力之前,我们应当思考一下植物自身是什么?植物能从部分结构生长形成一个整体(例如:从木兰科植物剪下枝叶,最终能够生长出完全的一株植物),人们曾猜测植物自我意识也会随着剪裁枝叶而分离。事实上,植物的枝叶部分遭到威胁(例如:叶片上落着讨厌的昆虫),将通过空气释放生化物质抵达同株植物不同部分,实现威胁性信号通信。植物不间断的整合计划将通过反馈循环和其它通讯策略机制来实现,这种方式有点儿像人类的自我意识。问题在于我们应该抛开固有的生物学联系,如果不是在心理上、结构上以及植物的表现功能上,认为植物与动物相差很大,而是想像一下植物不通过眼睛和大脑进行观察和思考,或许你会发现植物也是具有意识的。

  海蒂·阿佩尔(Heidi Appel)

  美国托雷多大学环境科学系教授,他研究重点是植物如何使用化学防御识别和响应昆虫行为

  植物具有意识吗?我的观点是即使它们知晓生活环境的许多方面,但它们并不具有真实的意识。我的答案是从英语中意识的通用定义获得的,除了认知自己所处环境之外,还包括了思维和自我意识。

  在环境中感知事物,并将这些感觉整合为有益于自己的行为反应,这并不是意识本质。通常植物常被人们所忽视,因为它们缺乏脊椎动物能够感知周围环境的特殊器官。

  有些人认为,由于植物可以形成“记忆”,因此它们就是有意识的生物体。有时植物会保存它们的体验信息,从而响应周围环境变化,这完全取决于它们之前的体验,即使植物的“后代”也能表现出受“父母”经历影响的一些特征。随着对遗传基础的理解越来越深入,我们发现几代生物体内和之间保留信息是所有生物的一个特征。这取决于是否你将“记忆”定义为“回忆”或者其它概念,如果我们回到英语中关于意识的通用定义,通用定义的记忆并不需要自我意识,即使我们个人记忆体验是与自我意识概念相结合。

  弗朗西斯科·鲍蒂尤(François Bouteau)

  巴黎第七大学植物生物学副教授

  该问题的核心是我们所说的意识概念定义,如果我们从心理感官角度定义意识,即描述人类生活的不同方面,将涉及知识、情感、存在、直觉、思想、心智、主观、感觉、条件反射等,显然回答关于植物的这些问答是非常困难的。

  然而,研究昏迷患者的医生都知道意识并非是二元的,在人们完全丧失意识和健康觉醒状态之间存在着许多意识状态。如果我们把意识的一般定义作为感知自我存在和周围世界的能力,并承认我们不需要大脑拥有意识,那么事情就会变得很简单。许多研究表明,植物使用复杂的行为方式,与周围的世界感知和交互。

  关于植物自身存在的感知度,我们并不知道,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植物有能力识别自己的“亲属关系”,这可能是支持自我认知能力的一种表现。

  解决该问题的另一种方法是寻找植物意识的操作证据,让人们失去知觉的一种传统方法是对他进行麻醉,麻醉手术最实际的结果是使患者失去存在知觉和感知周围环境的能力。证实植物麻醉有效性的手术已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这些麻醉药如何作用于植物或者动物,但从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来看,植物似乎存在麻醉作用,其中包括允许发生动作电势的离子通道功能被抑制。另一个论点是植物受到伤害时,将合成具有麻醉作用的分子。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有一种意识形态,因为它很可能与生态适应性需求相对应。

  理查德·卡尔班(Richard Karban)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昆虫学和线虫学教授,他是《植物传感和通信》的作者

  植物是否具有意识?这一问题的答案完全取决于你如何定义意识,大多数意识定义包括某人的环境感知。通过环境感知来确定意识定义,人们将很少置疑植物是有意识的有机体。其它的意识定义是指某人大脑运转,植物显然不能满足这些要求,因为植物不是人,缺少大脑结构。

  植物不仅能够探测光线,而且还能感知影响它们生存和繁殖能力的其它环境条件,然而,当前并没有可靠的科学证据表明植物能够感知音乐,区分古典音乐和摇滚乐。植物能够在土壤中搜寻营养物质,在肥沃土壤中生根,在贫瘠土壤中拒绝生根发芽。同时,植物还能评估分析它们接触到的微生物,对促进植物生长的微生物进行互利奖励,而对那些有害微生物则进行积极防御。

       但是植物感知到它们所处环境是具有压倒性的证据,任何室内窗户旁种植盆栽植物的人们都会观察到植物生长是趋光性。为了实现这一响应,它必须精确地朝向光源方向生长,并优先分配资源。事实上,植物能够感知到自我和非自我,并以不同的方式分配资源,植物能够区分植物竞争者的遮荫质量,并且比无生命物体做出更强烈的威胁反应。植物可以预测未来生存条件,并对竞争植物遮荫阳光之前做出反应。

  此外,植物还能积极防御昆虫和其它更大的食草动物,它们会对真实的伤害做出反应,同时,通过增加复杂性和成本更高的防御机制,提供预测未来风险的各种可靠线索。这些线索包括植物自身或者它们邻近的受损组织释放出的空中传播化学物质,它们与昆虫交配、产卵产生的化学物质,以及昆虫足迹、唾液和咀嚼时产生的震动,会形成一些反应。经历过伤害的植物会记忆相关的经历,并对随后的攻击做出更快、更强烈的反应,某些情况下,植物的记忆会延续几代。

  丹尼·查莫维兹(Danny Chamovitz)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植物生物科学中心生命科学系主任

  我认为植物具有意识——它们能够知晓自己所处环境。但是所有生物体都能感知它们所处的生存环境,因为它们必须要适应环境生存下来。所有生物体,即使是细菌都必须发现最适宜自己幸存的确切位置。感知生存环境并非是人类所独有的,植物具有自我意识吗?不,我们关心植物,是否植物会关心我们吗?很显然它们是不会的。

  当然,这也属于智力问题,植物是非常复杂的生物,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非常聪明,我们能定义什么是智力吗?心理学家仍不能就人类智力定义达成一致观点。

      植物能够显然意识到它们的视觉环境,以及空气中的气味,它们知道如果自己被触摸,将产生不同类型的记忆,它们能够区分上下之间的差别,但这并不意味着植物是有意识的。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植物是非常复杂的生物,在过去20亿年进化历程中,它们的进化完全不同于动物,我们并不需要对植物赋予人性化,以达到认可其复杂性。植物并没有神经,它们也没有大脑,但是仍能从根叶和花瓣整合信息。它们知道有多少阳光照射,环境温度是多少,以及周围环境有多少昆虫,它们能够整合信息,从而完美地适应周围环境,它们的“行为”都是在没有大脑的情况下完成的,那它们不必像动物一样必须拥有大脑。换句话讲:你吃植物的时候不需要有内疚感。

        动物使用神经元来模拟思想和对外界的感受,而植物利用其细胞来间接模拟感受,这就是物种的演化过程。也许植物有自己频率的语言和交流能力,只是人类还没发现而已。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